当前位置:龙王殿>书库>言情女生>天选良配 第三十九章 诛三族

第三十九章 诛三族

    年轻的太子在沈清台仍旧有些藏不住心事,他眼神的变化还是被看出来了。
    沈清台轻笑,坦坦荡荡的道:“臣老了,身体又不中用,以后终究是要依仗年轻的将领,若不给年轻人历练,他们如何能成长?”
    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,又接着说,“殿下,南边安定后,大魏可能有几十年无战事,但在未来的日子,边疆免不了会有摩擦,将来臣等不在了,年轻将领又没有机会历练,如何能为殿下镇守边疆?”
    这番话,说得至诚至理,太子心中又感动了番。
    “将军,本宫深谢。”他起身,虔诚一礼,行大礼以表示对沈清台的尊敬和钦佩。
    沈清台并不需要太子的感谢来锦上添花,只不过这些日子他想了很多,以后自己老去,儿子又是那没吃过苦的独苗,放上战场上去,他不放心,还是把军权交出去,让别人替儿子去冒险。
    “至于派沈骏跟着言小将军,实乃此人骁勇善战,是臣最放心得过的将才,有他在,可保言小将军无忧。”
    言贺闻言揖礼感谢,不过他心里是不需要能人为他保驾护航的,他深信自己可以。
    只是……
    沈清台是朝中重臣,此次带的兵又是沈家军,他不好拒绝。
    “如此,本宫明日便向父亲请旨,言贺与沈骏南下平乱。”太子心中欢喜。
    作为太子,他现在很明白皇父担心什么,无外乎是臣下拥兵自重,麾下八十万人马的沈清台都愿意交出兵权,还怕其他人不肯吗?
    “殿下决定便是。”沈清台疲累的道。
    见他神情倦怠,太子很识趣的领了言贺告辞离去。
    两人走后,沈清台顾不得困意绵绵,亲自带人收拾行装,并叮嘱谭氏道:“最好明日就回乡,别耽搁。”
    明日太子在朝堂上把方才商议过的事一说,必定会引起许多人不满,毕竟明里暗里好些将领都互相通了气儿,约好了皇帝收兵权都不交!
    当然,这话没人明着跟他说,但许多时候同僚间话里话外都是这个意思。
    然而,天总不随人愿,行装还没收拾妥当呢,宫里就有人过来了。
    “沈将军。”宫里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忠勇侯叶昌。
    “小叶此时前来何事?”沈清台扶了扶额头问,他跪了几日,心力交瘁,体力透支,实在是没有精力再应付了。
    忠勇侯也深知他难处,没有拐弯抹角,直接道:“沈将军,户籍一案子,事关您的部下,皇上已查明,安远将军孔深,为一己私利,滥用私权,伪造他人户籍,导致二死一伤,影响恶劣,罪不可赦,于明日处斩,您监斩,所有官眷,只要年满三岁,便都要前去观刑。”
    “将军,明日午时,可别忘了。”
    沈清台提起的心卡在喉咙,心情复杂,孔深是极会打仗的人,只要交给他一个作战任务,不管多难打,他都能攻克,是难得的将才。
    只可惜……
    他长叹一声,“小叶,没有余地了吗?”
    “将军,上回陛下进城,城里的读书人是怎么对陛下的,您也看在眼里,刀架在他们脖子上都不跪,宁死不承认皇上,皇上发誓,一定要让这群人主动臣服,您也是听着的。”
    忠勇侯拍拍沈清台的肩膀,“将军,现在已经不是还打仗的时候了,皇上求贤若渴,是一定要杀鸡儆猴的。”
    说罢他担心沈清台想不开,念在曾一同生死与共的份上,他又劝诫了几句。“前些日子,皇上听说王家有一鸿儒,想请王老先生来给皇子们做先生,起初下旨到王家,王家抗旨不来。”
    “皇上无奈,又派相国亲自去游说,王老先生还是不肯。”
    “就前几日,皇上派太子前去,差不多快说动了,孔深闹出这事,王老先生听了此事,已外出游历,皇上龙颜大怒。”
    沈清台闻言无奈点头,“罢了,只是只罚孔深一人,还是……”
    “诛三族。”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沈清台如遭重击,脚下不稳,踉跄后退,还是叶昌扶了他一把,才没跌倒。
    “三族……”沈清台喃喃念着这两个字,如同霜打的茄子。
    叶昌将他扶好后,沉声了句:“沈将军,您想开些,是那孔深自己作恶多端,与您无关。”
    他说完长揖一礼,离开了沈家书房。
    曦月得知孔深被灭三族时,有些诧异,前世明明死了一千多人,这一世为何只是孔深的三族?孔深三族所有人加起来,也才几十人,家族还没来得及昌盛,就湮灭了。
    难道是因为提前,好些人还未犯事?
    想来也是如此。
    “爹,您明天去监斩吗?”曦月担忧的望向愁容满面的父亲。
    孔深是沈清台一手带出来的部将,感情深厚,他因一教书先生便被诛三族,实在是……
    “去!”
    沈清台面色坚毅的道,“死一个孔深,许能救更多人。”
    这话倒是对,那孔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前世没少连累沈家,包括还未开国时,沈清台就给他担过不少事。
    只不过,这人实在会打仗,军功与处罚一样多。
    “怕是会寒了很多人的心。”谭氏轻声道。
    “爹爹都跪那么多天了,还要怎样?爹,娘,咱们不欠他们的。”
    沈清台夫妻二人听了曦月的话,不由得深深看向她,脸上满是震惊,他们的女儿何时这般懂事的?
    思想成熟得可怕。
    曦月感觉到父母的异样,立刻装作困顿的样子,打了个哈欠,挨着沈溪南,趴在桌上闭了眼睛,沉沉睡去。
    见女儿睡得香甜,夫妻二人对视一眼,都笑了。
    懂事不是什么坏事,他们还担心儿子女儿没吃过苦,经不住事呢。
    像他们这样的人家,事永远都是少不了的。
    曦月本是装睡,哪知装着装着,真睡着了,翌日醒来,已是艳阳高照。
    今日沈溪南也没有去上学,不光他,所有官家子女都没去,等着午时观刑。
    曦月也等着。
    在行刑前,沈家门口迎来了几波为孔深求情的将领,这些人都是受过孔深救命之恩的,只不过沈清台没见。
    终于,时间到了,沈清台先出门,然后谭氏带儿子女儿,与左邻右舍的官眷步行而去。
    “夫人!”
    走在街上时,有人凑到谭氏身边,神色失望的看着谭氏,压低了声音道:“开国不过几日,皇帝便打杀功臣,这样的皇帝,还拥护他做什么!还不如趁现在有兵,反了!”
    谭氏吓得面色苍白,她不知这话沈清台有没有听到过,但此时告诉她,是想拖着他们全家去死啊!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